互联网焦点

张一鸣:这几年我重新学习了青少年阶段该学习的东西

张一鸣:这几年我重新学习了青少年阶段该学习的东西

张一鸣

张一鸣 2017-08-24 09:42

张一鸣:这几年我重新学习了青少年阶段该学习的东西

他的思维方式发生了哪些变化?

来源 | 捕手志(ID:ibushouzhi)

文 | 张一鸣

 编辑 | 潘宇波

 按:

过去11年,张一鸣先生先后参与创办酷讯、饭否、九九房,虽然屡战屡败,但他不以为意,始终按自己的套路出牌。直到这一次,「今日头条」让他成功了。按照他的说法,今日头条之所以能发展起来,是自己做得比别人更认真,首先认真地思考,其次认真地改进了工程技术、算法模型等环节。

但捕Sir更好奇的是张一鸣先生在创办今日头条的过程中他思维方式发生了哪些变化,他对于人才管理又有哪些心得,毕竟「人」是一家公司的内核。

 算法是一个生命体

移动互联网的创业一代和互联网创业一代相比,时间更短,竞争更激烈。因为移动互联网的兴起是在互联网之上,相关人才、产业条件都已经更成熟了,不像互联网兴起的时候没有几个好的技术人员,资本也不发达,经验也少。

这是一个极好的时代,因为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一个产业变化的高潮,很难说高潮的结果是好是坏,但至少会产生很多机会。

我想在移动互联网兴起的过程中做一个对用户影响更普遍、更有通用价值的东西。我毕业的时候就想以后要和优秀的人做有挑战的事。很多人说我要赚到第一个100万,一定要通过创业赚大钱。说实话,我对金钱的渴望没有特别强烈,我对做技术做产品更感兴趣。当时只有一个感觉,要做有意思有挑战的事,和优秀的人一起做

我没有太去想如何成为入口,反而觉得如何帮助用户更有效地获取信息,这件事情本身更值得关注。这源于对产品观察的不满足,我用Twitter、饭否、人人网都用得不满意。比如说在使用社交网络的时候,你会发现这个人老发一些养猫的照片,玩开心农场,我不感兴趣,但他有时候发一些IT评论挺好的。

2009年我意识到机器通过大量学习是可以逼近人在某个领域的判断力的。看到很多人工智能、数据挖掘、个性化应用的产品,虽然都不太成功,但挺有意思的。做超过人类智商的机器系统非常难,人的大脑是非常复杂的,但是在某一领域达到人的判断力是有可能的。

afbc9236a1ab90ad6ae3d074c75a66ee

算法是一个生命体,你要调教它,驯养它。这个想法我在2011年的时候才开始萌发,开始只是想怎么样更好地满足用户对信息的需求。后来研究下去,用户对信息需求有越来越多的特征,比如说,不同人的信息需求不同,同一个人在不同时间对信息的需求也不同。

算法对特征规律的总结与存储是要不断训练调教的,而且是因人而异的、动态的,就像一个自我演化的系统。你在看它(算法),它也在看你,它看你看得认不认真,并且不断地在做感知、存储、判断你的一系列动作。算法是社会化的,观察你就能推导出另一个人,因为你们有共享的特质。推荐系统很有意思,是活的,你做好了摆在那儿,它会越来越好

算法确实有不灵敏的时候,提供一些你不感兴趣的内容,但编辑也会编得不灵敏。所以要给读者机会实时反馈,不灵敏就划掉,告诉我。如果发现最近给这个人推荐的老是不灵敏,这个用户老是点不喜欢,我知道我这边出现问题了,那我会观察、改进。

比如系统晚上要给北京女性白领都推一个节目,但随后发现很多用户都不喜欢,那就要研究为什么系统会有错误的结果,是不是某个代码写错了。

做今日头条这类推荐搜索引擎的提升空间还很大,难度挺高,前面肯定不止一个对手,你去阻挡一个人反而会耽误你往前。就像赛跑,你的目的不应该是挡住一个人,因为你挡住一个人,另外的人也会超过你。你应该尽可能地向前看,往前跑。对我来说,如何把事情做好带来的挑战,比与其他人竞争更大。

长线思考

国外类似的产品有Zite,但被收购了,发展不算好。我们上线的时候发现有一款叫Prismatic的,和今日头条同时上线。

事实上,我在国外遇到一些朋友,当他们发现在中国有一家公司这么积极地在做这个事情、而且做得挺领先的时候,都挺意外的。国外有个风险投资人发微信和我说,「Flipboard最近融资了,我遇到他们投资人的时候和他们说,中国有一个更好的。」

08a6eef1da9136cee8099cfd15e18597

当初,我做今日头条的时候没有考虑它的商业价值,后来偶尔想一想。其实,我商业敏锐不强,谈判一般谈不到很好的结果,觉得差不多就好了。不是很能估计对方的底线,对能够产生利润的空间的敏感度也不够。后来公司有几个谈判很好的人了,他们没来之前,我去谈判都是不说,始终不说,让对方说,说到我觉得OK。

谈判的本质是博弈,我不善于用很强的语气、语言技巧去影响人感染人。我也很少发现赚钱的机会,对市场对商业我都挺保守的。

我不喜欢特别抽象的词,因为抽象的词会掩盖实际的含义,虽然抽象思维的效率更高。讨论问题的时候,我也会避免不必要的抽象,除非指向很明显。

沟通中没听明白的话,是因为这些话常用「这个」、「那样」等代词,或笼统的名词,含糊的形容词、副词、量词替换掉了往往「本身就模糊或有分歧的内容」。虽然句子是完整了,但是意思不清楚。然而如果替换的部分是清楚的,并不会听不明白。 我们要做的就是抓住这个词,还给他们。

时时彩个位必中口诀 欧亿注册平台 盛世王朝注册 时时彩后一出号规律 重庆时时彩稳赚方案 重庆时时彩技巧公式 重庆时时彩后一技巧 时时彩后一两期必中 时时彩人工计划 时时彩个位必中规律 时时彩后一万能码 时时彩后一100稳赚 时时彩计划软件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